發布土地信息
農村土地網 > 農業新聞 > 致富快車

村里的致富夢 腳下的黃金路

2021年08月12日 來源:中國金融新聞網

  1991年,19歲的葉小伍選擇離開湖北孝感的農村,參軍入伍。“離開生養的故鄉實屬無奈之舉,衣服打了好多補丁,吃飯沒有菜,門口的路修了又修才湊合勉強‘拉直’,真的太窮太窮了。”葉小伍感慨地說,“當時就是一心想逃離農村貧困的生活”。

  1994年,葉小伍退伍后南下深圳打工。6年后,他受到當地政府的邀請,回鄉創業開發了伍欣甸產業園。他說,回到這個他曾經“逃離”的故鄉,和鄉親們一同致富,是做夢都沒有想過的事。

  “政府和銀行都給了我們不少政策,大家一起把產業做好。”從背井離鄉到富甲一方,在當地安陸農商行的支持下,葉小伍先后兩次獲得共計千萬元信貸支持。他的安陸市趙棚鎮伍欣甸產業園,也從最初種植桂花等樹木到種植藍莓、梨樹等經濟林木;土地面積從最初的百畝,發展到如今的千畝,年收入更是達到2000多萬元。他感慨地說:“最困難最無助的時候,銀行向我們伸出援助之手,解決了后顧之憂,真不是一兩句感謝能表達的。”

  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提出,“優先發展農業農村,全面推進鄉村振興”。鄉村振興的路怎么走、農業的“金算盤”怎么打,各地政府和金融機構都在積極探索,總結經驗。

  湖廣熟,天下足。湖北是全國13個糧食主產區之一,也是重要的生豬調出大省,多項重要農產品產量位居全國前列,其中淡水產品產量常年位居全國第一,水稻產量、生豬出欄量位居全國第五。湖北銀保監局局長劉學生表示,積極滿足農村、農民金融需求,對湖北省做好鄉村振興這篇大文章來說意義深遠。截至6月末,湖北基礎金融服務覆蓋20759個行政村,覆蓋率100%;農業保險品種穩中有增,賠付比例不斷擴大。地方法人機構普惠型涉農貸款余額1683.34億元,比年初增長14.24%。

  “村里的事兒要用村里的辦法”

  “農民貸不貸得到款,關鍵看授信到不到位。”在孝感銀保監分局副局長何漢雄看來,要給予農民資金上的支持,關鍵在于把“授信評級”做好。與城市不同,村集體往往對每一戶人家的情況都非常了解,鄉里人情約束也多,金融服務可以依托這些特點開展,用更貼合農村特點的方法切入,更顯快捷方便。

  想清楚方向,就有了解決的法子。為了解決農村地區缺信用、缺信息的問題,湖北銀保監局推動轄內各銀行機構充分利用村“兩委”、駐村干部、農村網格服務站、信息化技術等資源,積極探索以村為單位、以農戶和新型農業經營主體為對象開展整村建檔評級授信,希望從2021年至2023年,用3年時間基本實現全省所有行政村的農戶和新型經營主體信用評級授信“應授盡授”,實現農戶小額信貸“一次授信、隨借隨還、循環使用”。

  “整村建檔評級授信解決的是銀行和農戶、新型經營主體信息不對稱問題。我們要求銀行精準對接所有農戶,收集基礎信息后錄入系統、建立檔案,然后根據他們的具體情況給予不同信用額度。”湖北銀保監局普惠金融處處長劉峰介紹,這種方法變被動為主動,提高了覆蓋率和效率,“比如一般農戶3萬元至5萬元,有些養殖戶可能授信10萬元,都是純信用。各個銀行再提供相應的金融產品,在家里通過手機就可以實現提款,極大提高了農村信貸的可得性和便利度,而且貸款是隨借隨還、循環使用。”

  據統計,湖北省共有行政村20759個,截至今年6月末,已實現整村建檔評級授信的行政村11567個,覆蓋率達55.72%。從點對點的授信到整村授信,打破了貸款先申請、后調查的傳統辦貸流程,將貸款調查及授信前移,相當于給每個農戶提供了周轉備用金,可隨時支取。

  在整村授信的基礎上,各地根據不同稟賦情況作出方案上的調整。例如,恩施銀保監分局按照“政府推動、銀行主導、多方參與、服務社會”的思路,對有產業發展能力、意愿和需求的農戶、產業大戶和新型農業經營主體逐一評級授信,形成白名單,設立分片包村主責任銀行來服務對接。授信實行“一次評價、多行通用、動態調整、3年有效”的方式,推廣以“小額信用、多年循環、隨借隨還、線上操作”為特點的新型小額信用貸款,為農戶、產業大戶、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分別授以5萬元以下、5至10萬元、10至30萬元以下信用額度。截至6月末,恩施州銀行機構已在全州1868個村開展整村授信,行政村覆蓋面達81.04%,完成授信13.65萬戶,貸款余額34.94億元。

  湖北孝感市的應城農商行則以整村授信為基礎,大力推行“微貸授星”模式。由村干部、農商行委派支行行長和信貸業務較熟悉的客戶經理擔任“金融村官”,各村一名資深老黨員代表組成村級授星小組,共同入戶調查,摸清農戶家庭和生產經營情況后進行評級授星,并在村委會公告欄至少公示5天,一星至五星的授信在5萬元到30萬元之間,基本滿足農戶生產經營需求。后期,授星小組還會根據農戶經營情況進行實時動態調整,定期更新星級和授信金額。當地的種植大戶陶躍平在這個評級過程中被授予三顆星,授信15萬元。今年水稻的種植規模擴大后,他就想買套收割機設備,又因為流轉土地還要付給其他村民不少錢,于是有了資金缺口。憑借著三顆星的“好成績”,陶躍平在手機上操作即貸款5萬元,“1萬元一個月利息50多元,非常實惠。而且隨借隨還,我賣了糧食就可以還清。”

  截至6月末,孝感市銀行機構已在全市1128個行政村開展了整村授信,向12348戶農戶發放貸款18.57億元。孝感市委常委、副市長查成偉在接受《金融時報》記者采訪時肯定了這種模式,他表示,要以全面推進整村授信為抓手,歸集完善信用信息數據庫,組織開展評級授信,優化金融服務,有效提升“三農”金融服務可獲得性,多方位解決農戶評級授信難題。

  為“神丹”引“妙藥”

  300萬蛋鴨,220萬蛋雞——位于湖北省安陸市的湖北神丹健康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神丹”)輻射周邊500多家養殖戶,多年來摸索出一套“公司+基地+農戶”的聯合原料供給模式——上游養殖戶如果使用神丹生產的飼料,神丹則承諾定向回收產品。目前,神丹已具備年加工各類蛋品10萬噸的加工能力,是中國首家生產健康蛋的企業。

  從去年開始,安陸農商行開始探索為神丹的上游養殖戶提供供應鏈貸款,幫助農戶做大產能。該行行長劉維雄告訴記者,神丹會提供符合準入條件的合作養殖戶名單,安陸農商行則依據養殖戶的養殖規模、成本收入等情況為其核定貸款額度,并由神丹提供連帶責任擔保,目前已為7戶養殖戶發放300萬元貸款。

  何漢雄評價道:“農戶和神丹是配套的,有市場、有銷路,生產出來的蛋都會被收購,靠未來可預期的收益來進行‘隱形’擔保,無疑減輕了農戶市場風險,也同時降低了銀行信貸風險。另外,名單制管理也簡化了銀行單戶審批的流程。”

  “集體”的模式是現在農村產業一大特點和競爭力所在。通過流轉土地、林地等方式,達到規模化種養的目的,不僅提高了生產效率,還為農民帶來了更多元化的收入。

  神丹需有“妙藥”,春茶需引“活水”。恩施地處武陵山腹地,氣候溫潤、土壤含硒,是茶的故鄉,茶產業也是恩施農業經濟的支柱產業之一。受疫情影響,2020年,當地茶產業陷入困境。“主要是春茶收購出現了資金缺口。”恩施銀保監分局局長姜濤介紹,為緩解這一問題,該局聯合地方政府部門在全省率先建立“茶企方艙”,組織銀行機構主動對接茶企信貸需求,創新推出“硒茶貸”“抗疫興茶貸”等信貸產品。截至6月末,全州銀行機構對艙內茶企信貸支持達338戶,貸款余額為3.47億元。宣恩農商行相關負責人介紹,為全力支持當地茶葉企業復工復產,該行充分運用支小再貸款優惠利率政策,全面開展增信、讓利、提速活動。存量客戶確實因疫情影響需要流動資金的,銀行會根據實際情況對其增加授信額度,同時根據茶葉產業生產經營特點,增設“商e貸”產品授信額度測算項目,可提升5萬元的彈性增信空間。

  當然,對于農業而言,規模化種植的背后還有土地流轉的衍生問題。查成偉告訴記者,孝感市政府正在力推農村承包土地經營權抵押貸款在轄內7個縣市區全面鋪開。“我們的孝昌縣農村產權交易中心即將正式運營,進一步明確了農村流轉產權辦證、評估、抵押、登記、交易等職責。同時,市政府出臺《關于在全市開展農村承包土地經營權抵押貸款助力鄉村振興的指導意見》,云夢縣政府出臺了《云夢縣農村承包土地的經營權抵押貸款風險補償金管理暫行辦法》,縣財政拿出1000萬元作為銀行試點貸款風險補償金給4家主辦銀行,探索政府銀行風險共擔機制。各家銀行則根據縣域、鄉村產業特色,量身定制貸款品種。”據了解,這類創新貸款產品將貸款期限延長為3年,抵押品種靈活多樣,增加了工程訂單抵押(抵押率50%)和流轉土地經營權抵押(抵押率30%),包括苗木、茶田、稻田、水面等領域的經營權抵押。

  授信、放貸、貼息,當初只是抱著試試看的心態,沒想到竟能成功,在葉小伍看來,這是銀行“破格”為農業領域提供貸款,而對銀行來說,這只是不斷創新和探索的結果。“農商行一直都很關心我們的發展,定期來企業問寒問暖,自己困難的時候,二話不說給了我們3年期授信500萬元,利率5.05%,當地政府還貼息3%,企業最終實際成本很低。”幾年發展下來,葉小伍的種植園從當初的500多畝發展到現在的7400畝,種植的藍莓也成了華中地區品質最好、規模最大的示范基地,“今年藍莓賣了70多萬斤,這個梨可以賣100萬斤,還能加工藍莓酒6萬斤,味道特別好!”他手捧梨子和記者說,“我們已經從傳統農業變為現代化、規模化的農業,農民也變成了新時代產業工人!”

  農業保險的擴圍與壓力

  “農業發展是鄉村振興中的重要一環,而農業作為一個風險比較高而且集中的行業,事關國計民生,迫切需要農業保險保駕護航。”作為農業大省,除了在信貸方面要給予支持外,農業保險也應“快馬加鞭”跟上,姜濤表示,不做好農業保險,農民很難擺脫“靠天吃飯”的困境。對此,葉小伍也結合自己20年的種植經驗談道:“我這個藍莓有一年春天的時候本要授粉開花,但是一直下雨造成授粉不均勻,收入很受影響。你看這個梨,他一個枝上只長一個果子才是最好的,才能賣好價錢。對于我們來說,市場因素、天氣因素都不可抗拒,都是風險。”

  然而,農業保險本身就是“三農”問題中最明顯的短板,“低保障、廣覆蓋”的特點,保證了農業“有保險”,但很難對損失全覆蓋,這部分多年來推進較為緩慢,在全國范圍內皆如此。

  今年年初發布的《關于全面推進鄉村振興加快農業農村現代化的意見》提出,要擴大稻谷、小麥、玉米三大糧食作物完全成本保險和收入保險試點范圍,支持有條件的省份降低產糧大縣三大糧食作物農業保險保費縣級補貼比例。6月份,財政部、農業農村部和銀保監會又作出更加詳細的統一部署。

  湖北銀保監局財險處副處長關勁松介紹,過去3年,湖北省已在沙洋、公安、黃梅、棗陽等4個產糧大縣開展水稻完全成本保險試點工作,每畝保額達到1100元,是傳統基礎保險保額的2.75倍,能夠基本覆蓋投保農戶生產的物化成本、地租成本和人工成本。今年,該險種又新增覆蓋24個產糧大縣,預計明年可實現全省55個產糧大縣全覆蓋。截至2021年6月末,全省承保水稻完全成本保險899.53萬畝,提供風險保障98.95億元。

  除水稻外,湖北省重要作物保險試點也在不斷擴圍,保障水平明顯提高。目前,湖北省油菜保險試點范圍由5個縣(市)擴大到44個縣(市、區);棉花保險的試點范圍由天門市擴大到15個縣(市、區);森林保險試點范圍由19個縣(市、區)擴大到31個(市、區);農業大災保險試點范圍由14個產糧大縣擴大到35個。全省已開辦水稻(基礎、大災、完全成本、制種)、小麥(基礎、大災)、油菜、棉花、馬鈴薯、能繁母豬、育肥豬、奶牛、森林等13個中央財政補貼型險種。

  提標、擴面還要增品,為此,湖北銀保監局引導探索以特色產業為抓手,從以往主要依靠財政補貼的“豬稻”二元驅動模式,向產品創新、服務創新和農戶參保意識的多元驅動模式轉變,支持當地特色農業的發展。

  2021年上半年,湖北省已推出特色農險產品148個,提供風險保障149.47億元,已支付賠款1.57億元。據關勁松介紹,例如,人保財險實施“一縣一品”戰略規劃,目前已覆蓋全省74個縣(市、區),開辦了潛江小龍蝦保險、鄖陽食用菌保險、神農架蜜蜂養殖保險等特色險種,其中一些也涵蓋完全成本保險、價格指數保險等創新領域;國壽財險在公安縣率先開展了生豬期貨價格保險,采用最新上市交易的生豬期貨這一全新的金融支農工具,為當地合作社養殖的1600頭生豬提供價格風險保障552萬元。保障程度的提高,使得廣大農戶加大投資的底氣更足,擴大農業生產的決心更大。

  與其他險種不同,農業保險純商業化存在困難,主要在于信息不對稱、種養殖產業風險高、承保理賠到戶工作量大、再保險市場也未達到理想的分出比例等因素。目前,農業保險的一大特征為依靠財政支持,中央財政主要對大宗農產品保險保費進行補貼,地方特色農產品保險保費補貼需要由地方財政承擔,依賴于當地財政“家底兒”的厚度。比如,葉小伍為種植園投保的產品就是由財政全額購買,無自繳部分。

  商業保險在開展農險業務時如何平衡社會責任和商業利益,這一問題在當下顯得尤為重要。湖北鮮野生態農業發展股份有限公司主要進行稻鱉養殖,雖然在信貸上已經沒什么后顧之憂,但負責人陳軍介紹,一直以來,公司只為水稻投保。“2018年湖北受到汛情的影響,莊稼也毀了,養殖的鱉也都跑了。最后保險賠付水稻成本2000多元,而養殖鱉受到的損失窟窿很難補上。”由于這一產業在當地還未納入財政補貼范圍,陳軍只能“動心”,遲遲未“動手”。對此,關勁松表示,確實有些地方受制于當地財政實力有限,一些特色農產品還未納入保險保障中來。不過,目前,湖北銀保監局正會同財政、農業農村等部門積極擴大地方優勢特色農產品保險中央以獎代補試點范圍,如2020年,在茶葉、小龍蝦的基礎上,進一步將蔬菜納入試點范圍,爭取更多財政資金來支持地方特色農業保險發展。

  2000年,回鄉創業的葉小伍的生意不斷做大,他感慨,這背后離不開政府和銀行的幫助。近年來,為護航產業發展、支持鄉村振興,安陸農商行給予葉小伍的安陸市趙棚鎮伍欣甸產業園先后兩次共計千萬元信貸支持,加上當地政府的貼息政策,有力解決了發展中的資金問題,產業園也得以蓬勃發展。圖為葉小伍在產業園為記者們講解梨子種植過程。本報記者張末冬攝

  茶產業是湖北恩施當地的一大支柱產業。新冠疫情發生以來,為全力支持茶企復工復產,宣恩農商行運用支小再貸款優惠利率政策,全面開展增信、讓利、提速活動。恩施銀保監分局聯合地方政府部門建立“茶企方艙”,組織銀行機構主動對接茶企信貸需求,創新推出各類信貸產品。圖為宣恩縣伍家臺茶農正在檢查秋茶長勢。本報記者張末冬攝


相關資訊

牛牛影视在线精品